Sorry, the subscriber you called dos not exist!

随手摸了个钻石小哥哥

入了坑之后看宝石都眉清目秀了gun

不敢上色,害怕上色毁【烟】

话说剧情啥的真虐啊。。。感觉自己入了个不得了的坑呢

自家au的设定,broken。

broken大爷是腐向,精神污染以及精神疾病方面的产物,慎。

上一秒还在平淡无聊的对话,下一秒你的脑袋大概可以看见自己缺失了头颅的身躯。热爱净化这个世界上的所有事物。看起来是个很好相处的人(但是仅仅是看起来而已=P),因为总是在微笑。喜欢调戏elsen并在他们快要羞涩到炸裂的时候打爆那些可怜虫的方脑袋。不听话。见到一个活着的生物都会悄无声息的握紧手中的棒球棒。

遇到一个活的生物就会强制开启战斗状态,但是对方并不会察觉,决定权完全在broken的手上,虽然通常这个小疯子不理智的行动会被Zach制止。broken在打架的时候常常会不受player的控制,但是他...

莫失莫忘(普独)

捂脸哭泣。对不起他们真好但是,好虐啊各种意义上的。哭。

仙女头子:

APH   基尔伯特x路德维希

基尔伯特有间歇性失忆症

片段   一发完

我们总要在哪一天,或哪一时刻,想起那些不知名的街角里野蛮生长的花,像锋芒的针,像甜腻的糖,印在心里,又开在眼前。
————————

第几次了?

路德维希也记不清了。
恐怕他拨着手指数不过来……这似乎已经成了每天的必行惯例。

那就是带基尔伯特回家,无论是在幽暗的巷尾还是街道边的路灯下,在深夜里他总要在睡觉前又急匆匆穿好外套下楼找他。

虽然总在那么几个固定地点,而且很少有不是...

【芋兄弟】日常——

脑子一抽忽然想看小土豆吃冰♂棍

对不起我脑子里都是污垢我去反省【捂脸】

可能会有些色♂情,而且OOC严重,慎入

Hummm。。。

所以我那个傻哥哥想要表达什么。

路德维希瞅着手里的冰棍,神情认真的仿佛能在这个棍状物的表层看出一朵朵鲜艳的骚粉色玫瑰。当他被自己的想象吓出一阵恶寒以后他想要放弃这根冰棍并选择买一支甜筒。

然后就有了某人迷之期待的眼神盯得他整个人头皮发麻的迷之现状。

“哥……”

小土豆试图告诉大土豆现在已经是秋季了他和冰棍是没有结果的请您老死心吧。

大土豆先生毫不留情的反呛回去并且字字扎心让被迫散发出行的小土豆先生一阵彷徨。

好的吧,意思就是说我今天就要和这根冰棍...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遵命普鲁士大爷!!!!!

雨蝎君见:

求画师
图侵删

给大佬call!!!!!!!!!

Rutij:

约,约稿...?#颤抖

摘了面具和不摘面具的单图,为了以后方便点吧算是【滚】

自家AU的Zach设,回头把人设和故事情节完善一下再开始学着咋做RPG像素风游戏。【抹把脸】

草稿流,我对不起他。

但是,他真好【捂心口哭泣】

【再次不要脸的打了很多tag】

扔一张老早之前的生贺,根本就看不出来这个是贝特啊即可修【无语凝咽】

一晚上摸着玩儿的鱼,果然我已经没有图力了么。

© ERROR | Powered by LOFTER